主页 > 公司简介 >

金立的代理商们也在寻求“自救”的方法

时间:2018-08-12 10:0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一名北方地区的金立经销商李青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大家最为紧张的是货供不上来,没有东西可以卖,这个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但不算太久。“有人专门在深圳谈出货的事情。”
 
  “其实只要能出新品,还是能卖的,即便是做不到原来的高度,但作为经销商,还是非常需要金立。”李青对记者表示,只要能做原来的产品也行,过渡两个月,出来新品接上就能活,实在不行找别的代工厂贴牌做点也可以,活着才有机会。
 
  说这话的时候,李青充满了无奈,从无到有,金立的品牌做了十多年,硬撑着每个月亏损上百万的盘子,坚持了下来。但现在对于他来说,除了等待消息,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手机这个行业是剩者也为不了王,做手机太累了。”李青对记者说。作为一名金立的上游供应商,王刚已经记不清这半年来,往金立跑了多少趟,上千万元的物料费用一拖就是8个月,工作的日常也从“销售”变成了“追债”。“对于资金规模稍大的企业来说这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中小供应商而言,这一数字足以让生产线进入停滞状态。”王刚对记者说。
 
  8月7日,关于重组的进展,金立方面发言人对记者表示,重组还在进行中。“目前律师团队、会计师团队在推进,说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而记者从多个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是,上周,自称是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的金立方代表已经向大部分供应商完成了相关债务的尽职调查,并且承诺8月15日给出下一步消息。
 
  不管是对于代理商还是供应商来说,这显然是个好消息。尽管对“重组”的进度多有怨言,但尽职调查的启动还是给了他们一丝希望。“算是正式启动了,没有人希望金立就这样消失,我们愿意等待,前提是给大家一次信任的机会。”王刚对记者说。
 
  债务危机爆发始末
 
  对于在手机行业“浸泡”了快20年的王刚来说,今年无疑是最艰难的一年。根据王刚的描述,和他情况差不多的中小供应商目前已经超过了100家,主要集中在两类,一类是围绕整机的结构件,另一类是主板为主的电子部件。
 
  “我们的资金损失属于中等规模,还有不少供应商的资金损失规模在五六亿,甚至是七八亿。”在金立爆发出资金链的问题后,王刚和其他供应商一直保持着密切互动,一方面为了了解最新的消息;另一方面也在互相鼓励,试图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至此,距离金立资金链危机引爆已经过去7个月。
 
  “很多事情是想不到的,突然就来了,本来大家都还在你我竞争,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突然被放了一把火,全都傻眼了。”王刚对记者表示,和金立的合作持续了好几年,一直很好,直到去年年底刚刚爆出刘老板赌博的时候,大家都没有太多的警觉。
 
  关于金立资金链紧张的传闻从去年年中就逐渐在业内蔓延,但导致危机爆发的导火索却在年底被点燃。
 
  2017年12月14日,手机供应链龙头厂商欧菲科技(002456.SZ)股价开盘后出现放量大跌,盘中接近跌停,收盘时仍下跌7.31%,市值一天缩水43亿元。随后作为该公司的下游客户,金立高管在澳门赌钱一夜输了几个亿的消息在坊间流传。有观点认为,金立资金链紧张,而欧菲光是其上游供应商,因此受到牵连,股价大跌。
 
  对此,金立方面在第一时间做了严正声明,表示信息不实,系为造谣,并晒出了刘立荣与欧菲光、天马等供应商及银行相关人士的合影,以证实消息为假。刘立荣在朋友圈转发了与供应商的多张合影,而上一次他的朋友圈更新是在2014年。
 
  积极的表态让外界一度认为这一切只是一场“误会”,但随后的事态发展却急转直下。
 
  就在刘立荣发布朋友圈的当天,在一场投资者电话会议中,欧菲科技就表示,金立手机的应收账款约6亿元,并申请了财产保全,抵押物包括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但这一动作在当时并未引起外界的关注。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随着欧菲科技、深天马A等公司相继申请资产保全,部分银行也向法院起诉冻结金立公司资产以及刘立荣个人资产。1月9日,因为中信银行东莞分行向法院诉讼,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刘立荣所持有的金立通信的41.4%股份被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冻结,限制时间为2018年1月10日到2020年1月9日。而在东莞法院之后,深圳法院也申请了轮候冻结,冻结时间为3年。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